「我們的時間」系列

編導三人對談 PART I

甄拔濤陳炳釗

問:繼《午睡》之後,你再次回到舊時香港。你會期待這次的 revisit 為你 帶來怎樣的文本經驗?

答:多年前寫《飛吧!臨流鳥,飛吧!》時訪問父親,他曾這樣說,七十 年代以後的香港,一切都新起來,一切跟過去不一樣了。父親的說法令我 深深感受到,新是一種斷裂。或者我們可以倒轉去思考何謂現代性:七十 年代和八十年代的香港才是最新的「新香港」,這以後,香港沒有更多新 的東西出現,而是逐步在變舊了,其實現在我們是活在七八十年代遺留 下來的「舊香港」呢!今次《對倒‧時光》的改編和創作體驗,我最期待 的是去發掘一種理解時間和歷史的新感性,讓僵固的時光重新流動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