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們的時間」系列

編導三人對談 PART I

馮程程甄拔濤

問:你發表的作品,時間維度都很大,好像要寫一種EPIC的感覺。「大時代」很吸引你嗎?「劇場裏的大時代」很吸引你 嗎?寫劇本時的挑戰在哪裏?

答:可以這麼說,我一開始並沒有要寫epic的目的。時間跨幅大這件事 情,比較關係到我的思考方式。我平常看一件事情,習慣將它放在更大的 背景來檢視- 橫向看社會、文化脈絡;縱向自然是歷史了。而最近的作 品,無論是什麼主題,都好像和時間有關。或許因為這樣,作品最後出來 就有點你說的大時代感覺。而且我喜歡從個人看背後的社會,又從社會找 出個人。雖說這向來是我的思考習慣,但是每次面對一個新的題材,都有 一種不安感- 恐怕自己讀的書不夠、研究不夠,以致自己的思慮不夠。 有時寫完一個題材,又覺得還有許多未及言說,處心積慮要再寫一個新的 作品,繼續深入下去。